台州经济合同纠纷

联系电话:13736686363
律师信息
张辉-台州经济合同纠纷照片展示

张辉律师

  • 律所:

    浙江君安世纪(台州)律师事务所

  • 电话:

    13736686363

  • 地址:

    椒江区海洋广场16-2层

您的位置: 首页> 文章详情

海上保险案例:议海上保险代位求偿权的取得与诉讼时效的界定

添加时间:2018年6月3日 来源: 台州经济合同纠纷   http://www.xmjjhtjfls.com/
原告:某保险公司(简称A公司)
被告:某运输公司(简称B公司)
被告:某海运公司(简称C公司)
        1999年10月16日,A公司承包自鹿特丹运往上海的29卷装饰纸。投保人为香港某木业有限公司(简称D公司),收货人是江苏某装饰耐火板有限公司(简称E公司),保险条款为一切险加战争险。该批货物于1999年10月6日装船,B公司的代理人B公司的德国公司签发了以B公司作为承运人的已装船清洁提单,承运船舶为“HANJINSAVANNAH” 轮。该批货物于1999年11月6日到达上海港,1999年11月16日,E公司从码头提货,开箱后发现货物有水湿现象。1999年11月17日,中国某理货公司出具了发现货物水湿的报告,1999年11月23日,A公司在目的港的检验代理人某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委托上海某公估行对受损货物进行了检验并出具了检验报告,认定货损原因系承运船舶在运输过程中淡水进入集装箱所致,认定货物实际损失为23521.96美元。A公司依保险条款向E公司进行了赔偿,E公司授权香港某染化有限公司(简称F公司)接受赔款。A公司按E公司的指示进行了付款,并从E公司处得到代位求偿权益转让书。所以,A公司据此向两被告主张权利,请求两被告赔偿其损失。
        审判
        法院认为,此案是一起海上保险代位求偿权纠纷。A公司与D公司的海上货物运输保险符合法律的规定,依法成立并有效;A公司依照保险条款向E公司进行了赔偿并得到了其权益转让书,取得了涉案货物的代位求偿权;B公司在此案中应是涉案货物的承运人;货损的价值应以A公司在上海的检验代理人某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申请的上海某公估行出具的检验报告为标准;C公司不承担责任。A公司仅凭承运船舶名称猜测但没有证据证明C公司是实际承运人。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简称《海商法》)第42条第(一)项、第252条第一款、第257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B公司赔偿原告货物损失金额23521.96美元;驳回对C公司的诉讼请求。B公司不服此判决,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高院经审理,依法驳回其上诉,维持了一审判决。
        评析
        本案涉及保险人如何取得被保险人对第三人的权益和诉讼时效问题。
        《海商法》第252条就海上保险代位求偿问题作了规定:“保险标的发生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损失是由第三人造成的,被保险人向第三人要求海事法规赔偿的权利,自保险人支付赔偿之日起,相应转移给保险人。”可见保险人的代位求偿权是基于法律规定而产生的,其适用具有强制性。代位求偿权既然是法定权利,其适用必然应符合法定的条件,才能为法律所认可。这些条件包括:被保险人因海上保险事故对第三人有损害赔偿请求权;保险人已经向被保险人实际支付保险赔偿;保险人行使代位求偿权以保险赔偿范围为限;保险人应当在保险责任范围内赔偿被保险人的损失。
        代位求偿权的取得
        本案B公司承运涉案货物,其应为承运人。该案中的提单为B公司的格式提单,由B公司的德国公司代承运人签发,按航运业惯例通过该提单可以识别的唯一承运人为B公司。B公司在海上运输过程中未尽谨慎管货义务,对涉案货物发生货损应承担责任,E公司对B公司享有损害赔偿请求权。
        A公司根据保险条款的规定应向E公司进行赔偿。虽然A公司是将赔款交给了F公司,但其是根据E公司对F公司接受赔款的授权。根据我国民法关于债权转移的规定,债权人可以将债权转移,债务人向新债权人清偿债务的行为,视为债务人向原债权人清偿债务。因此本案中A公司完成了保险赔偿并取得了E公司的代位求偿权已转让书,其在保险赔偿范围内享有了收货人对承运人的损害赔偿权。
        诉讼时效的界定
        《海商法》第257条规定,就海上货物运输向承运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承运人交付或应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计算。代位求偿权的实质是法定债权让与,时效作为实体权利,也应当包括在受让的权利之内,因此保险人行使代位求偿权向第三人要求赔偿的权利,其时效期间应当和被保险人向第三人要求赔偿的时效期间一致,即一年。《海商法》第264条第二款规定,根据保险合同向保险人要求保险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两年,自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由于运输合同诉讼时效与保险合同诉讼时效不一致,而且《海商法》也没有像规定承运人向第三人的追偿时效一样规定保险人的代位追偿时效,但一般认为,既然是代位权,保险人对于责任方索赔的诉讼时效应当依被保险人对于责任方的诉讼时效决定。这很容易导致保险人向被保险人赔偿后向第三人追偿往往已过了时效期间,这样就使保险人的代位求偿权得不到时效上的保证。尤其是被保险人和承运人为外国当事人的情况时,其追偿时效的矛盾就更突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与其它民事权利相比,保险人行使代位求偿权的期间有其特殊性。从保险事故发生到保险人向第三人追偿,有两个索赔阶段,一是被保险人向保险人索赔;二是保险人代位向第三人索赔。保险人向第三人索赔的前提条件是向被保险人作出赔偿。但有时保险人与被保险人就是否应予赔偿而发生纠纷,如果经过一审、二审后,保险人败诉,则保险人在赔偿被保险人后,被保险人对第三人的请求可能已过诉讼时效,这就会剥夺保险人的代位求偿权。因此当被保险人首先向保险人提起诉讼请求赔偿,而保险合同诉讼一时难以解决时,应当加重被保险人在保险诉讼期间所负有的向责任第三人索赔的义务,以保护运输合同诉讼时效。否则,保险人可以援引《海商法》第253条的规定:被保险人……,或者由于过失致使保险人不能行使追偿权利的,保险人可以相应扣减保险赔偿。因此被保险人必须在一年内向第三人提出赔偿请求。本案中A公司在一年内起诉,未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

联系电话:13736686363

Copyright 2018-2022

台州经济合同纠纷

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备案 网站支持:中国大律师网